一些玩具企业致力于打造精良动漫产品,小河野生茶

在第113届广交会上,曾经占据世界六成份额的中国玩具产业风光不再。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制约下,一些出口导向企业已有日薄西山之感,“撑一天是一天”。
然而,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出口前景的黯淡不同,中国国内玩具市场近年持续兴旺,不少企业凭借电子商务、动漫产业链和自主品牌这“三板斧”,走上了产业转型之路。
出口遇冷立足内需
在第113届广交会上,总部位于江苏的中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玩具一部副经理李一凡回忆起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十年辉煌”,很是感慨。这位老外贸说:“那时闭着眼都能挣钱。”
“但从2008年起,玩具出口一直在走下坡路,很难找到对策,只能苦苦挣扎。”他说。
在该行业做了20多年的扬州大唐工艺品有限公司经理唐建新用四个字形容不少中国玩具出口企业的处境:“苟延残喘。”
“做一天算一天,我们公司去年与前年相比盈利缩减了近30%。”他说。
江苏企业的境遇并非个例,中国玩具出口第一大省——广东去年玩具出口金额同比下降8.32%,是2008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纳入统计的20大类出口玩具中,11大类产品出口数量同比下降,而出口产品单价上升。广东省玩具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卓明说,协会的专项调查中,多家企业反映,2012年海外订单减少15%至30%、生产成本增加25%。这一情况比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时还要糟糕。
外部环境不良并非中国玩具出口产业遇到的唯一问题。国内用工成本攀升、招工难、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高同样冲击玩具产业。李卓明说,2012年中国玩具出口遇到的困难可以用“内外夹击”来形容。
青岛英贝特玩具礼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海峰说,过去几年,随着公司劳动力成本增加,工厂工人数量从600人逐步减至300人,同时,工厂开始从省内的沿海城市转移到内陆城市。
“我们在临沂、济宁、枣庄等城市建了20多个加工厂,那里的工价还便宜点,青岛太贵了。”他说。
“三板斧”砍出新天地 曾经辉煌的中国玩具产业真的无路可走了吗?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国际市场回暖上,我们的希望在国内。”李卓明说,“产业是不会消失的,垮掉的只有企业,我们必须找到新的出路。”
在外贸出口遇冷、内销竞争激烈的形势下,中国玩具企业使出多种招数在“夹缝中求生存”,包括投身电子商务,开拓产品销售新渠道;依托动漫设计玩具产品以增加产品附加值,以及创立品牌增加品牌认知度。
电子商务近年在中国强势崛起,给予玩具产业一次选择的机会。
浙江木玩世家玩具有限公司2009年第二次开起了网店,企业设立了全新的电子商务团队,以设计为核心,把消费者的反馈融入产品设计,不断改良、升级产品,运营总监谵哲求说“玩具网上销售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了。”
亚马逊卓越有限公司在2009年推出玩具频道后,卓越网吸引了多家国内玩具企业加盟,2012年销售额同比增长98%,公司母婴玩具频道总监衡慧娟说,“这显示出玩具产业在电子商务方面具有潜力”。
除了拓宽销售渠道外,一些玩具企业致力于打造精良动漫产品,增加产品附加值,塑造品牌。“结合动漫产业发展玩具产业是挖掘内需的一条重要渠道。”李卓明说。
从近年来玩具企业的实践看,有的企业是以原创动漫为依托,在推广动漫的同时销售产品;有的则是“玩具先行,动漫紧随”,以玩具为蓝本设计、推广动漫作品,相得益彰;还有的则是寻求市场捷径,通过收购方式获得知名动漫形象授权,再开发出系列玩具产品。
作为一家上市玩具企业,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创立了不少知名动漫形象,而且在此基础上设计出和动漫配套的玩具产品,如四驱车、战斗陀螺等。“动漫的推广带动玩具销售,同时玩具产品又成为动漫的‘活广告’,相得益彰,共同打造了品牌。”该公司负责人说。
延伸阅读 境内外玩具业人士聚首汕头探寻“转型升级”之路
受国际市场需求疲软、国内综合成本上涨影响,中国内地玩具制造业出口情况日趋严峻。笔者在“玩具制造之都”汕头澄海获悉,中国内地玩具业界人士与境内外玩具企业、港澳台和内地动漫协会互动,探求传统玩具业的“转型升级”之路。
去年以来,包括澄海在内的各地玩具企业经营压力愈发凸显。
来自香港的客商杰克接受笔者采访时称,他从事玩具OEM(代工生产)采购10多年了,受综合成本上涨、欧美市场萎缩影响,预计今年订单下降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利润也将被进一步“压缩”。目前内地很多动漫基地都在大量制作动画片,但质量、市场推广度却不高。他自2011年成为内地一知名动漫形象授权商,但企业获利甚微。目前该公司正探寻与动漫工作室合作,调整企业发展方向。
为推动政产学研合作搭建平台,提升玩具产业文化内涵和品牌价值。来自清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13所高校科研机构,聚首澄海。通过文字说明、PPT演示、实物展示等多种形式,展示拟实施产业化的技术成果和切合玩具产业发展方向的新技术、新设计、新创意及研究。
广东检验检疫局的专家则从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的化学要求、玩具安全物质安全评估、FprEN71-3:2013特定元素的迁移等为玩具业界人士详细讲解。
期间业界人士提出玩具业在过去20多年,主要注重在成品的控制,而现在是对上游供应商的控制,原材料的源头。
作为中国“国家火炬计划智能玩具创意设计与制造产业基地”,目前澄海已有多家企业融入动漫合作领域,开发动漫作品及其衍生玩具产品。2008年至2015年,澄海每年600万元资金扶持动漫文化产业技术创新和市场开拓。
在当前经济背景下,如何走出“转型升级”之路,成了玩具行业的热门话题。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7月16日讯(记者 肖祖华 通讯员 王琳璐)
“您好,今天我们先下单200件,请尽快发货,谢谢。”7月11日,新邵县坪上镇小河村“小河野生茶”精准扶贫基地又收到了一份订单,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份订单来自国家民委。小河村位于金龙山下,平均海拔800米,有着坪上镇“小西藏”之称。全村共11个村民小组,现有村民259户,1055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84户324人,是省级深度贫困村。长久以来,地处高寒山区的小河村由于耕地面积少、劳动力匮乏等原因,集体经济几乎是空白,村组呈现“空心化”现象,造血能力不足,难以形成长期稳定的脱贫机制,脱贫任务异常艰巨。“我们要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村里的‘经济血脉’流起来、传下去。”2018年3月,国网湖南省电力有限公司谢历冰率扶贫工作队进驻小河村后,深入田间地头,走访村干部和村民。通过摸清底子,谢历冰与村支“两委”决定突出产业脱贫抓手,将目光投向了富有当地特色的野生茶叶。原来,小河村在海拔1273.8米的金龙山北麓,有大片原生态野生茶树,当地已有百余年的制茶传统,但一直没有形成规模,仅停留在自给自足阶段。2018年10月,扶贫工作队利用恒温、恒湿的光伏大棚,建成了集茶叶加工、晾晒、储存、展示为一体的“扶贫车间”,同时发动村里的贫困劳动力上山采摘野生高山云雾茶鲜叶,村里高价收购进行加工,村民采茶的积极性高涨。小河村兜底户刘连位一家5口人,几乎都没有外出劳动能力,生活十分拮据。今年4月以来,刘连位带着家人上山采茶,不到3个月就入账了6000多元。“在家门口就能赚钱,我短短几个月赚的钱比以前一年的还多。”数着刚结算到手的茶叶款,刘连位喜笑颜开。目前,小河村的留守老人和放暑假在家的青少年纷纷加入到了采茶的队伍中来,日收入最高达200余元。同时,“扶贫车间”还聘用部分贫困户务工,他们平均年增收6000余元。做大也要做强,做好更要做精。今年5月,谢历冰和村书记刘泽荣、村主任刘冠华等人一起,远赴福建省建瓯市学习制茶技术,6月将福建专家请来,在进一步改良提升制茶工艺的同时,保留小河茶叶的特质和乡土味道。7月5日,国家民委考察团一行来到小河村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在了解当地野生茶的发展情况后,考察团详细查阅“小河野生茶”的检测报告,看了“小河野生茶”九项农药残留检查均未检出、茶多酚含量达到13g/100g超标准86%,以及“国家中小叶工夫红茶一级”鉴定证书后,考察团现场决定采购“小河野生茶”在国家民委外事活动中赠送给国际友人,并授权冠名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民族事物委员会外事礼品”。目前,“小河野生茶”已共销售900余公斤,订单源源不断,预计年产值可达150万元。“制作野生茶除所有成本外,年产值剩余的部分将完完全全留在村里,装进村民的口袋里。”刘泽荣说。野生茶已经成为小河村民打开财富大门的新钥匙。[责编:郑丹枚][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据资料显示,全世界创意经济每天创造220亿美元,并以5%的速度递增。在中国礼品从“制造向创造”转型的关键阶段,创意无疑是企业安身立命的推动器。
在寻求提升中国礼品附加值的道路上,旗下拥有北京礼品展和上海礼品展的励展华群走在了探索前沿。展会先后与旅游主管部门、景区合作,结合当地特色提创意、出点子,摆脱千篇一律的旅游纪念品形象;与家居卖场、设计工作室合作,助力创意乐活新风席卷软装家饰领域。
从8月30日至9月1日,在上海世博展览中心举办的“2012上海国际家庭用品、促销品及工艺品创意设计展览会”上,又将汇聚海内外知名品牌、创意设计师、行业专家出谋划策,励展华群总经理杨光远表示,“我们不能只把创意当作一种标签,而是要换回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来自深圳文化创意园的“新文房四宝”采用最新技术,由一幅上等仿布质书写卷轴、一对特质湖笔、一份书写宝卡和一件青花瓷笔山组成,配合一杯清水,就能代替传统笔墨无限次的练习书法,方便洁净又环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