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喝大益品牌的普洱茶逐渐成为官员间一种时尚和身份象征,甩二维码一扫

导读:在礼品行业,价格战已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各礼品公司之间可谓是愈演愈烈。礼品行业产生恶性循环的原因很多,最为根本则是大多数企业自身定位的盲目性、抗风险能力差,在面对逆境时迷失了方向。  【中国礼品网讯】在礼品行业,价格战已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各礼品公司之间可谓是愈演愈烈。一味地降价背后则意味着品质的下降,品质的下降则意味着市场秩序的紊乱,于是行业间的恶性循环就产生了。  《礼商》杂志编辑认为,礼品行业产生恶性循环的原因很多,最为根本则是大多数企业自身定位的盲目性、抗风险能力差,在面对逆境时迷失了方向。  产品同质化  各个礼品企业之间生产的产品、销售模式、价格体系、材料工艺等诸多标准都较为雷同,同质化产品和经营模式的出现不可避免。其实,一些新进入礼品市场的厂商,成为“同质化产品”的制造者有其必然的客观性。新进企业要节约成本求生存寻发展,有的会考虑复制别的竞争对手整套设计、技术、客户资料和合作团队,因此生产出与其他企业相同的产品,从而造成了市场上的同质化现象。  为求利润不重质量  某礼品企业老板说:“多数三线礼品品牌,没有自己的生产标准,外观和结构都进行模仿,没有核心技术支撑、没有理论指导、没有质量检测实验,想当然地克隆产品,隐性危机故成为必然。”盲目追求利润而不重质量,也为礼品公司的生存发展埋下了危机。  生产与销售脱节  一些中小礼品企业在没有渗透其内在市场增长规律的前提下,在发展中都摔了跟头。初期市场处于开发期,订单结构单一,所以生产一直处于上风,销售只有以网络增长速度来填补产能缺口,在销售网络增长过程,很多厂商没有渗透网络销售的增长规律,把常规增长10%-40%作为了唯一标准,而网络增长有其特殊的规律轨迹,网络销售在积累初期会按照常规模式增长,但当网络形成成熟基础,就会在基点上形成突然的几何倍增式增长。  品质管理意识淡薄  很多礼品企业没有质量管理制度和标准,连最基本的制度都没有设立,更谈不上品质管理,所有质量标准单纯的依赖经验丰富工人的评定,产品的制造者也成了产品的检验者。为了回避质量责任,使品质控制就流于形式,导致问题产品在市场流通,这样最终只能让经销商、消费者、市场深受其害,厂家最终也将自食其果,在亏损中宣布破产、消失。  企业缺乏凝聚力  为了追求更多的利润,多数中小规模礼品企业建立初期,由于资金实力薄弱、相关人员配备匮乏,以及技术和配套体系不健全,合资股份共同合作的现象非常常见。随着企业的发展积累,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有一定经济基础之后,在利益的驱动下,企业就容易出现分裂,一部分不安于现状的合作者会重新组合,脱离了原有的企业。虽然原来的企业可以通过招聘和内部培养新的骨干人员,但克隆出来的新企业会在初期对原企业进行低价侵蚀,市场经营实体数量增多,整体产能也随之增大,终端增多也导致了竞争的日趋激烈。  以上种种原因的存在,导致了整个礼品行业都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一个错误的决策会导致礼品企业丧失造血功能、抗风险能力减弱、流动资金枯竭、倒闭、使经销商蒙受损失等诸多不良后果。礼品企业只有认真解决好这些存在的问题并建立起科学的营销管理体系,才能迎来行业发展的锦绣“明天”。

导读:在二维码风生水起的同时,“一分钟制码”背后的安全隐患,以及“能印刷就能使用”的监管缺失亟待填补。
“不知道二维码?你0UT了”从地铁广告、火车票、飞机票、快餐店、电影院、电视屏幕到听音乐,买菜、赏花,似乎一夜之间,二维码就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即将推出的微信5.0中,“扫一扫”也被提升为“战略级入口”。然而,在二维码风生水起的同时,“一分钟制码”背后的安全隐患,以及“能印刷就能使用”的监管缺失亟待填补。
家住山西长冶的市民黄刚近日发现,不少公交站牌印上了马赛克似的“公交二维码”,用手机一扫就能查询30。多辆公交车的实时信息,掐着点坐公交,免除了不少等车、换乘的烦恼。
500多个汉字或2710个数字,一个二维码能容纳的信息比普通条形码高出几十倍。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尤其是腾讯、阿里巴巴、新浪等互联网巨头对二维码的大力推广,“扫一扫”正在成为智能手机用户的时尚用语。一扫之下,便可添加微信好友、下载礼品等产品优惠券、浏览网页、视频。
“未来的互联网世界可能不需要域名了。”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不需要注册网址,只需一个号码,甩二维码一扫,所有的服务都可以提供。
目前风生水起的二维码其实并不是一项新技术。2005年就从事二维码行业的华阳信通董事长黄新山表示,自2007年起国内二维码应用就逐渐增多,但只有在“云”概念深入人心,移动互联网用户数暴发增长之后,二维码行业才从“概念传播”转向了“标准产品”,真正迎来了春天。
工信部数据显示,一季度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巳达8.17亿户,用户月均移动互联网接人流量首次突破100M,达到117.4M。业内人士预测,年底全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有望突破9亿大关。去年,国内智能终端出货量达2.58亿部,超过此前历史上出货量之和。
黄新山表示,作为移动互联网重要的入口之一,二维码在电商企业和消费者之间架起了一座互动桥梁,能够打通线上线下,实现“见物购物”,为传统企业带来发展机遇。
快速制码背后存在陷阱
风生水起的同时,使用二维码导致的话费丢失、隐私外泄等安全威胁与日俱增,二维码正成为手机病毒、钓鱼网站传播的新渠道。
近日,家住太原市五一路的李女士刚刚遭遇二维码陷阱,她在一个扫二维码赢优惠券的网站上,扫了一下二维码后手机中了病毒,反而把刚充好的120元话费扫掉了。山西省公安厅网警总队表示,去年以来,利用二维码诈骗的案件明显增加。
太原移动技术人员称,将带有病毒程序的网址链接生成一个二维码并不存在技术门槛,甚至可以实现“一分钟制码”。只要在互联网任意搜索一款“二维码生成器”,然后把病毒软件的下载地址粘贴到二维码生成器,立即就能生成一个迷宫似的二维码图片,整个过程甚至不用1分钟。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所长宋彤说,相比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安全形势更加严峻。数据显示,2012年CNCERT监测和网络安全企业通报的移动互联网恶意程序样本为162981个,较2011年增长25倍。其中,二维码正在成为手机病毒、钓鱼网站传播的新渠道。
监管缺失亟待填补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主任杨坚争表示,手机摄像头和=维码识别软件结合,相当于每个手机用户都拥有了一台便携式的读码机。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作为一项更先进,更有效率的编码方式,二维码将逐步替换现有的条形码。
然而,二维码在推广时存在安全隐患,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山西分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该中心目前只对商品条形码具有监管职能,二维码仍处于“能印刷就能使用”的原始状态。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注册一家二维码企业并不需要特别的专业资质,制作、发布二维码也没有任何规定。二维码只是一种信息编码方式,是“柳叶刀”还是“凶器”关键看掌握在谁手中。对二维码使用的监管缺失以及行业的低门槛才是其安全隐患的根源。
据了解,中国电子商会物联网技术产品应用专业委员会二维码专项工作组已于去年成立,并推出了国家物联网二维码公共服务平台,制定和推广二维码技术标准。
专家建议,在行业和技术标准出台之前,消费者“扫一扫”时,应尽量先核实该二维码的来源,选择正规企业、商家发布的二维码来扫描。对于监管部门来说,亟待加强针对恶意手机应用的法律法规体系建设,从信誉、认证人手,进一步规范市场发展环境,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
原标题:《二维码大潮中的监管缺位》 原作者:梁晓飞

导读:茶叶行贿受贿和字画古玩瓷器等一样都属于“雅贿”,本质上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其性质绝不会因贿赂的物品不同而有区别。隐秘性高的茶叶成为了当前行贿的最好选择。【中国礼品网讯】今年春节过后,在全国最大的茶叶集散地——广州芳村茶叶批发市场,多个普洱知名品牌茶叶价格出现暴涨,大益茶便是其中的代表,抢手的大益中高端普洱生茶表现突出。有业内人士称,大益茶成为“奢侈品”与政策大环境不无关系,随着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高涨和中央“八项规定”、“六条禁令”等的出台,有着品牌口碑和信誉度的大益茶成了低调的资产“避风港”。“黑金崛起”“如果迟一个月出货,我那10件茶至少可以多赚100万元。”广州芳村茶叶市场一位姓黎的茶叶投资者不无悔意地对中国礼品网记者说,他在芳村做了十多年茶叶投资还是没有预料到今年大益茶价格上涨得如此厉害。黄金价跌,而普洱茶知名品牌大益茶价格在今年的春节后却一路飞涨,用行内人士的话形容现在大益茶中高端品牌产品的交易是天天海鲜价。中国礼品网记者了解到,自去年12月开始,大益茶多个系列的产品价格开始走高,春节过后更是一路暴涨,其中以大益龙印青饼(201批次)为代表的生茶上涨得最厉害,由去年11月份12200元/件(357克/饼,7饼/提,6提/件)到今年5月4日的36300元/件,大益龙印青饼价格在6个月内涨幅近300%.此外,大益7542青饼(205批次)由去年11月新上市的8400元/件(357克/饼,7饼/提,12提/件)上涨到5月4日的15300元/件,价格也翻了近一倍。专营大益普洱茶的广州芳村南丰茶叶有限公司一名店员说:“懂茶人就选大益,最具收藏和投资价值,官员尤其喜欢大益的生茶。”据了解,现在价格暴涨的大多为大益新上市不久的生茶系列产品,如大益龙印青饼。而作为云南普洱茶的另一代表性品牌下关沱茶,其多个系列品牌产品的价格则只有略微上涨。价格高昂的大益普洱茶被称为“黑金”,除了指代其颜色外,还暗喻大量涌入市场的不明来源资金。世界茶文化交流协会、广州南方茶叶商会副会长吕小勤表示,天气导致大树茶产量和人工成本上涨是大益茶涨价的原因之一,至于有多少游资进入茶叶市场还需要作具体的调查分析。据了解,大益茶价格飙升“离谱”的还有大益高山韵象青饼(201批次)、大益五子登科青饼(201批次)等多个系列,其中大益高山韵象青饼由去年12月的2050元/件上涨到今年5月4日的8300元/件,涨幅超400%,以至茶业行内称现在的大益生普为“绿色毒品”。官场雅贿赂新势力“送礼的话,厅局级喝龙印,县处级喝7542,科级或以下就喝银孔雀吧。”这是大益茶销售推荐中流行的一句话,现在喝大益品牌的普洱茶逐渐成为官员间一种时尚和身份象征。“如果你有货,在这个茶叶市场随时可以变现,比起以往官员把礼品烟酒寄售好看多了,还是明码实价,不打折。大益茶在市场上最牛的地方就是可以如硬通货般流通,现金交易从不赊账。”广州芳村某茶行老板娘一语道破其中的秘密。一位资深的大益茶投资者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现在不少官员不接受宴请或者送现金,但偏好大益茶做“礼物”,有些官员会像点菜一样,只接受“大益92方砖”,送对了口味的茶叶,就好“办事”。记者了解到,除了珠三角地区,大连,甚至哈尔滨市场的大益普洱茶价格增幅都十分明显,且暴涨的时间和阶段特征都与中央出台的相关政策相吻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