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填满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9、10月份曾接到银行等单位的台历订单

导读: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  【中国礼品网讯】元旦前夕,重庆某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刘明(化名)感觉确实有些不一样的新气象:单位之间的团年聚会没有了,新年贺卡一张都没有采购。重庆市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常述为介绍,全国礼品行业估计萎缩两到三成。  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新博雅是重庆成立时间长、规模大的专业礼品公司,销售员小刘介绍:“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  重庆一藏品公司的刘总介绍,纪念币曾经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比如金银制的熊猫纪念币,最高的一套售价1.9万元,因为具有收藏和增值功能,之前一直受到一些企业青睐。以前一个月可以出货10多万元,而现在每个月经营额不足1万元。  近年来,从粽子、月饼等节日食品,到坚果等零食小吃的包装,也有向高档礼品发展的趋势。礼盒越做越大,附带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粽子行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翁洋洋表示,2013年我国食品行业的礼品性食品销售额预计下降约40%。  一些价格高昂的食品也开始“低下了头”。进口的坚果下降幅度很大,仅在北京,截至2013年10月,下降幅度同比就达到了20%-25%。预计到2014年春节期间,坚果的大批团购量同比还将大幅下降。  在河北唐山,2013年国庆和中秋时节螃蟹的价格20元一斤,而往年同期,螃蟹的价格大概是100元一斤。海鲜市场的说,螃蟹卖成了白菜价,打包送礼的少了。  2013年12月底,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在微博上说:今年台里不印挂历了。杭州一家国有银行的客户经理也告诉记者:“今年年前轻松了不少,不用像往年挨家挨户去送台历了。”他说,其实客户也不一定喜欢台历,只是以往大家都在送,自家企业要是不送,就显得不好看,现在大家都不送,反而更好,减少了浪费。  浙江一家某机关定点印刷厂的负责人说,往年单位定制的贺卡一般在1元左右,宣传画2元,挂历在8元至10元。“普通贺卡、台历订单的利润率最多20多个点,而机关单位订单利润率高得多,最好甚至能达到100%。”  按照台挂历行业的常规安排,春天的时候厂家已经开始设计、打版,7、8月份接收订单,而到了10月份,基本已经印刷完毕,就等着给客户发货。10月底的中央禁令,引发了退单潮。  “以前是接订单接得手软,现在是收退单收得想哭。”浙江义乌一家小企业主说,今年至少损失上百万,“一仓库的台历都成了废纸”。  深圳宝安一家印务公司的杨姓销售经理说,9、10月份曾接到银行等单位的台历订单,“最多的印2000份,但11月时都说有禁令,不敢再印了”。  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号称“中国台挂历生产基地”,占据着国内台挂历市场80%以上的份额,2012年销售总额达到约10亿元。苍南县台挂历行业协会党支部书记蔡步棉透露,来自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等公款消费订单,占了金乡镇台挂历总销售量的50%。2013年,这“50%”无一例外均退单了。  一些企业已打算转行生产其他产品,比如印刷包装盒、包装纸、手提袋,并努力扩大出口。义乌市映竹彩印包装有限公司的老板、义乌市年华礼品行业协会会长金景喜已经决定明年不生产台历、挂历等产品。  温州雅荟印务有限公司的订单以农村市场为主,损失相对于其他企业而言,并不是特别大。副总经理陈加伟透露,当地有不少在广州开办台挂历企业的,这些企业60%的订单都来自企事业单位,损失更为惨重。  苍南县开峰纸塑制品有限公司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该公司的业务经理林宏暖说,他从中央发出八项规定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企业不能再过分地依赖公款消费,所以自己挖掘的订单中绝大多数是民企。

导读:礼品市场极其渴望新产品,这种新产品必须与原先已经打上“腐败”标签的贵重品划清界限,同时又能满足馈赠的需要。艺术品无疑成为极好的选择。  【中国礼品网讯】在今年习李新政的改革气氛中,依附于原先旧有体制的许多高利润产业开始遭受重创。以往每年临近春节之际正是高档烟酒、高档食品销售的黄金季节,同时也是依附于“送礼产业”的许多衍生产业如“烟酒回收”的黄金季节。然而在今年的政治气候下,这些产业已经岌岌可危,高档香烟销售量锐减一半,白酒股持续大跌。另外前段时间风行的“购物卡”商业模式也在这次整风中遍体鳞伤,旅游、私人会所、高档娱乐场所的生意一落千丈。  长久以来,中国的高档产品,往往打上“礼品”或者“特供”的标签,实际上并非为老百姓所消费,而是用作送礼走人情的物件。这本是一种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崇尚礼节的文化习惯,但在社会资源垄断的制度下,逐渐演变成了求人办事的腐败,而且历经千年,积淀深厚,妇孺皆知。有市场就有需要,正是这种名为文化实为腐败的风气,滋生了中国看似火热的奢侈品市场。  但是,“送礼”已经成为中国人为人处世的习惯,中央下任何通知都无法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这是中国的文化,是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在上千年的“人治”社会里,人们遭遇问题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求助于制度,而是诉诸于“人”。而一旦要求人,则必须达成一种“人情”上的交易——这种人情的物化,就是贵重礼品。某种程度上,送礼并不是送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能否体现来者的“心意”。这种观念如同末梢神经一样伸向了中国最落后的地方。今天我们随便去一个边远山区,那里的人都知道去求村长要拎只鸡,拿壶酒;而且必须是自己舍不得吃喝的好东西。所以,尽管政府颁布了号称最严厉的政令,但这一政令根本不可能根除送礼习气,而是促使人们寻找新的、具有政治正确性的贵重礼品。简言之,你不让我送烟送酒,我就送别的,礼终究还是要送。  这种形势下,礼品市场极其渴望新产品,这种新产品必须与原先已经打上“腐败”标签的贵重品划清界限,同时又能满足馈赠的需要。艺术品无疑成为极好的选择。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艺术品价值不菲,完全满足“特供”的礼物要求。一般来说,礼物首先需要看经济价值,不“贵”的东西是很难拿得出手的,即使在亲朋好友之间也显得没有面子。也正是瞅准了中国人的这一心理,国外各大奢侈品能把小到钢笔眼镜皮带这种日常用品弄到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无论其工艺如何先进,质量如何好,这种价格绝不是性价比能说清楚的,而且老百姓基本上不认这种货,也不需要,只有那些有送礼需要的人才会购买、使用这种商品。艺术品一直以来就带有“奢侈品”的血缘。在当下中国,艺术品的定价虽然不规范,但近几年的市场火热让全社会都有了初步的共识:艺术品价值不菲。当然这里的价值并不单纯指价格高,也指向稀有、精致、具有升值潜力等特性。如果以精致的名家作品作为礼物,应该不存在拿不出手的情况。但名家字画毕竟数量有限,无法填满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因此,在市场上已出现将艺术移植到传统烟酒礼品之上的新做法。这种以文化艺术作为品牌的战略,极大程度上降低了高档烟酒的“原罪”感,拥有了文化制高点。实际上从豪车到奢侈品手表都一直坚持这种战略。  其次,当下政府一方面大力提倡发展文化产业,另一方面又对收受礼物严厉管制。这样的形势下,烟酒金银这些财富、礼品特征明显的商品首当其冲遭遇质疑,而相对来说,艺术品由于拥有文化制高点,相对不那么惹眼。字画带有天然的高雅气息,可以让这种贵重物品的风险降到最低。艺术、国学、古玩、古琴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已经成为重要的高端交际途径,通过“文化”所获得的认同感,在崇拜文化的中国往往更加牢靠。正因为如此,几乎中国每一个商业大腕都会拥有一个私人会所,以琴棋书画作为背景,完成商业上的合作。这种中国特色的交际场所中,自然少不了艺术品。国家之间送礼都开始选择书画,这无疑宣告了艺术品作为礼物的正确性、安全性。  第三,艺术品缺乏严格的定价制度,也恰恰成了重大机遇。由于艺术品的估值系统不成熟,所以缺乏法定的“价格”。你可以说是一张纸,也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这种可高可低的价格,可能唯有艺术品才会有。这种特点无疑是规避风险的重要性质。此外,一般说来只有两种商品能够抵御通货膨胀,一类是超刚性商品,比如当下的房地产(行情
专区),一类是无形资产比如艺术。那些又容易贬值又不安全的礼品,多半会遭到婉拒,而艺术这种可以轻易避开通胀的精神产品,注定越来越受关注。试想当我们收到的这件礼物在人前给足了我们面子,自己又特别喜欢,几年后居然还升值——这样的礼物,可谓是送礼的极品。  中央的反腐力度,为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造成了短期的真空,无数具有敏锐嗅觉的商人们都在真空中寻找商机。目前来说,健康类产品和文化艺术产品成为最有希望填补真空的选择。而实际上,我们观察便不难发现,以本来生活网为首的天然绿色食品已经借着褚橙一炮打响,褚橙的热卖实际上很符合艺术品的逻辑。由于艺术品的诸多特性,使得它能够在礼品产业的严寒下生机勃勃,是为数不多的在政令严禁下获得几乎唯一机遇的礼品。在未来几年里,艺术礼品行业将获得很大空间,这对文化艺术产业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支持;同时也是通过产业进行全民艺术教育的好机会。

导读:往年,“春节经济”令礼品行业许多相关商家赚得盆满钵满,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来,节俭之风吹遍晋中大地,今年的商家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中国礼品网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各不同。随着中国传统佳节春节、元宵两节的结束,春节长假期间带动的消费热也开始逐渐降温。往年,“春节经济”令礼品行业许多相关商家赚得盆满钵满,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来,节俭之风吹遍晋中大地,今年的商家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礼品行业生意冷淡
  春节是烟酒行业的传统黄金季,但记者通过走访发现,今年的烟酒行业生意惨淡,尤其是高档白酒、香烟更是失去了以往的“光环”。  “今年是生意最差的一年!”正月初四下午,记者走进了中都路一家烟酒专卖店,30多岁的许老板正紧张地清点账目。他说,“我在2009年进入烟酒行业,今年生意最惨淡,尤其是高档烟酒,基本上无人问津。”  在一家同时兼做烟酒回收生意的商店内,商行老板称,往年生意最好的时候,月盈利上万元,但今年真是惨淡经营。他说,“以前只卖烟酒,现在饮料、牛奶什么都卖,希望可以弥补一些亏损。”  春节零售业进入旺季
  春节期间,节节上升的销售额让我市的商家喜上眉梢,无论是在城区的百货大楼,还是网点遍布的田森超市,记者均感受到了商家对待春节的激情和人山人海的客流。  “看一看吧,我们这儿的糖果打折”、“所有面包买一斤送一斤”。在安宁街田森超市内,销售人员一直在兜售自己手中的产品,消费者也把每个摊位前挤得满满当当。超市内糖果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春节前这几天,糖果销售呈现爆发式增长,不少糖果品牌都卖得脱销了,我们得赶紧联系厂家赶快再发货,赶上春节期间的销售热潮。”  除了食品行业,在百货大楼内,各类服饰和金银饰品在春节前后销售也火爆异常。正在选购黄金饰品的刘女士说:“最近一段时间黄金价格持续走低,过年期间我打算给孩子们都买一个吊坠,既保值、又能送上一份祝福。”虽然是大年三十,但在金海棠珠宝店内,记者仍然看到不少市民在挑选自己中意的商品。销售员李先生说,“为了抢占春节期间的商机,我们店推出各种打折促销活动,而且春节期间正常营业,今天已经卖出不少金饰品。”  烟花爆竹销售遇冷
  燃放烟花爆竹,历来是中国传统春节的重要民俗项目,烟花漫天绚烂多彩,爆竹声声传递平安。随着元宵节的结束,记者对我市烟花爆竹市场进行调查,发现今年烟花爆竹销售较去年明显“遇冷”。  在走访中,多家烟花爆竹销售点摊主说,“今年烟花爆竹市场的确比往年冷清了很多,有些大型爆竹甚至都无人问津,和往年赚钱相比,今年不亏就是好的。”  “今年春节燃放烟花爆竹的少了”,这是不少市民的共同感受。市民王先生说,“往年我们家都要采购几百元的爆竹进行燃放,而今年只是象征性的买了一点,有点过年的气氛就行了。”
不少市民表示,家里爆竹燃放主要以孩子们为主,但现在他们都热衷于上网,而且娱乐项目越来越多,对于燃放烟花爆竹早已不那么热衷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