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礼品制作、出售行当面对庞大挑衅,那是中夏族民共和国的文化

导读:礼品市场极其渴望新产品,这种新产品必须与原先已经打上“腐败”标签的贵重品划清界限,同时又能满足馈赠的需要。艺术品无疑成为极好的选择。  【中国礼品网讯】在今年习李新政的改革气氛中,依附于原先旧有体制的许多高利润产业开始遭受重创。以往每年临近春节之际正是高档烟酒、高档食品销售的黄金季节,同时也是依附于“送礼产业”的许多衍生产业如“烟酒回收”的黄金季节。然而在今年的政治气候下,这些产业已经岌岌可危,高档香烟销售量锐减一半,白酒股持续大跌。另外前段时间风行的“购物卡”商业模式也在这次整风中遍体鳞伤,旅游、私人会所、高档娱乐场所的生意一落千丈。  长久以来,中国的高档产品,往往打上“礼品”或者“特供”的标签,实际上并非为老百姓所消费,而是用作送礼走人情的物件。这本是一种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崇尚礼节的文化习惯,但在社会资源垄断的制度下,逐渐演变成了求人办事的腐败,而且历经千年,积淀深厚,妇孺皆知。有市场就有需要,正是这种名为文化实为腐败的风气,滋生了中国看似火热的奢侈品市场。  但是,“送礼”已经成为中国人为人处世的习惯,中央下任何通知都无法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这是中国的文化,是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在上千年的“人治”社会里,人们遭遇问题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求助于制度,而是诉诸于“人”。而一旦要求人,则必须达成一种“人情”上的交易——这种人情的物化,就是贵重礼品。某种程度上,送礼并不是送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能否体现来者的“心意”。这种观念如同末梢神经一样伸向了中国最落后的地方。今天我们随便去一个边远山区,那里的人都知道去求村长要拎只鸡,拿壶酒;而且必须是自己舍不得吃喝的好东西。所以,尽管政府颁布了号称最严厉的政令,但这一政令根本不可能根除送礼习气,而是促使人们寻找新的、具有政治正确性的贵重礼品。简言之,你不让我送烟送酒,我就送别的,礼终究还是要送。  这种形势下,礼品市场极其渴望新产品,这种新产品必须与原先已经打上“腐败”标签的贵重品划清界限,同时又能满足馈赠的需要。艺术品无疑成为极好的选择。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艺术品价值不菲,完全满足“特供”的礼物要求。一般来说,礼物首先需要看经济价值,不“贵”的东西是很难拿得出手的,即使在亲朋好友之间也显得没有面子。也正是瞅准了中国人的这一心理,国外各大奢侈品能把小到钢笔眼镜皮带这种日常用品弄到几十万上百万的价格。无论其工艺如何先进,质量如何好,这种价格绝不是性价比能说清楚的,而且老百姓基本上不认这种货,也不需要,只有那些有送礼需要的人才会购买、使用这种商品。艺术品一直以来就带有“奢侈品”的血缘。在当下中国,艺术品的定价虽然不规范,但近几年的市场火热让全社会都有了初步的共识:艺术品价值不菲。当然这里的价值并不单纯指价格高,也指向稀有、精致、具有升值潜力等特性。如果以精致的名家作品作为礼物,应该不存在拿不出手的情况。但名家字画毕竟数量有限,无法填满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因此,在市场上已出现将艺术移植到传统烟酒礼品之上的新做法。这种以文化艺术作为品牌的战略,极大程度上降低了高档烟酒的“原罪”感,拥有了文化制高点。实际上从豪车到奢侈品手表都一直坚持这种战略。  其次,当下政府一方面大力提倡发展文化产业,另一方面又对收受礼物严厉管制。这样的形势下,烟酒金银这些财富、礼品特征明显的商品首当其冲遭遇质疑,而相对来说,艺术品由于拥有文化制高点,相对不那么惹眼。字画带有天然的高雅气息,可以让这种贵重物品的风险降到最低。艺术、国学、古玩、古琴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已经成为重要的高端交际途径,通过“文化”所获得的认同感,在崇拜文化的中国往往更加牢靠。正因为如此,几乎中国每一个商业大腕都会拥有一个私人会所,以琴棋书画作为背景,完成商业上的合作。这种中国特色的交际场所中,自然少不了艺术品。国家之间送礼都开始选择书画,这无疑宣告了艺术品作为礼物的正确性、安全性。  第三,艺术品缺乏严格的定价制度,也恰恰成了重大机遇。由于艺术品的估值系统不成熟,所以缺乏法定的“价格”。你可以说是一张纸,也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这种可高可低的价格,可能唯有艺术品才会有。这种特点无疑是规避风险的重要性质。此外,一般说来只有两种商品能够抵御通货膨胀,一类是超刚性商品,比如当下的房地产(行情
专区),一类是无形资产比如艺术。那些又容易贬值又不安全的礼品,多半会遭到婉拒,而艺术这种可以轻易避开通胀的精神产品,注定越来越受关注。试想当我们收到的这件礼物在人前给足了我们面子,自己又特别喜欢,几年后居然还升值——这样的礼物,可谓是送礼的极品。  中央的反腐力度,为中国巨大的礼品市场造成了短期的真空,无数具有敏锐嗅觉的商人们都在真空中寻找商机。目前来说,健康类产品和文化艺术产品成为最有希望填补真空的选择。而实际上,我们观察便不难发现,以本来生活网为首的天然绿色食品已经借着褚橙一炮打响,褚橙的热卖实际上很符合艺术品的逻辑。由于艺术品的诸多特性,使得它能够在礼品产业的严寒下生机勃勃,是为数不多的在政令严禁下获得几乎唯一机遇的礼品。在未来几年里,艺术礼品行业将获得很大空间,这对文化艺术产业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支持;同时也是通过产业进行全民艺术教育的好机会。

导读:在普通百姓眼中,礼品市场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和冰点,那么事实上,礼品行业到底咋样了呢?又将如何度过这场行业发展拐点呢?  【中国礼品网讯】谈及今年社会上刮起的“提倡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之风,很多市民都感叹,“这一年,变化太大了”,畸形的奢侈礼品消费市场逐渐萎缩,古训“礼轻情意重”又成新风尚。在普通百姓眼中,礼品市场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和冰点,那么事实上,礼品行业到底咋样了呢?又将如何度过这场行业发展拐点呢?  今年年初,记者就曾对传统工艺礼品行业进行深入调查采访。以往,在礼品销售市场中,无论是销量或是销售金额,传统工艺礼品都占有重要份额。但今年,传统工艺礼品明显遇冷,尤其是价格颇高的大件工艺品几乎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以前轻轻松松就能卖出去价值万元的礼品,但现在商店一天的销售额可能都达不到一万元。”王经理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礼品行,早在年初,王经理就预判今年将是生意最差的一年,积压的上千件货品无法处理,已经预付的几个月房租又不能要回,损失数额太大,只能苦苦撑着。以往每逢会议庆典、开业仪式,大件工艺品就会受到追捧,而如今样式新颖、规模小巧的低价礼品更讨顾客喜爱,礼品行也走起亲民路线,多购进价格相对较低的商品,薄利多销来“拉回头客”。  去年购进的贺卡,今年接着卖  传统工艺礼品市场早已进入寒冬,销售商做好充足准备,苦苦支撑勉强度日。然而,贺卡、装饰品等小型礼品行业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旺季不再旺成为真实写照。  原本,进入11月该是贺卡、挂历的制作、销售旺季,但今年在“各级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严禁用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等物品”的“禁卡令”下,贺卡市场一下子冷清许多。在城区一所学校附近的文具店里,记者在货架上找到了好几种贺年卡片。贺年卡片上印有“马年祝福”等文字及图片,透着一股喜庆。记者看到,这类卡片的单张售价多在两三元左右,价格并不高。销售人员介绍,今年来店里买贺年卡片的几乎都是附近一所中学的学生,一个学生大概只买一两张,几乎没有一下买数十张的大客户。  在另一家文具销售店铺,记者向老板询问贺卡销量情况,一位女老板从货架最顶层拿出十几张贺年卡片,不知是放置时间过长还是其他原因,贺卡颜色显得略暗,包装也有些破损。“说实话,这就是去年的贺卡。去年进的货一年了还没卖完呢,但是又没过时,今年拿出来还能接着卖。”女老板坦言道:“以往在元旦前,总能多卖些贺卡挣点钱,今年只盼着能把这些存货赶快处理掉。”  节庆用品卖不动,改卖婚庆用品  “禁卡令”下,小小贺卡“遇冷”,同样,台历、装饰品也不好卖。记者在龙行路一家颇具规模的批发市场里调查发现,几个店铺摆放着台历销售,几乎全是最普通、实用性强、物美价廉的单张台历,“豪华台历”少之又少。  这个“销售冬季”里,装饰礼品销售商靠卖啥度日呢?在一家装饰品销售店铺里,老板正忙着整理货品,货架上摆着一排排卡片,仔细一看,这并不是贺年卡片,而是各类请帖、喜帖,一旁的高架上则挂着各类亮闪闪的塑料彩条等婚庆用品。一位前来选购饰品的市民说:“平时过日子能省就省了,这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装饰品该买就得买。”老板告诉记者,“不管怎么样,我们肯定要想办法多卖东西,最起码要保本呀。贺年卡不好卖,可喜帖卖得还挺好呢!”眼瞅着传统的节庆用品销量大减,他们改变进货策略,改卖婚庆用品。随着这一波结婚潮的兴起,即便在冬季,仍有不少新人来选购婚庆用品,装扮新屋。  小印刷厂关门,电子祝福流行  传统工艺礼品、装饰品等礼品销售市场明显遇冷,自然而然,礼品生产商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市民周先生曾拥有一家小型印刷厂,专门为企业印制贺卡、日历等定制贺卡,不过,今年周先生的厂子却关门了。“最近两三年,我们接到的定制贺卡订单就少了很多,没有订单就没收入,再加上当时我们租赁的厂房正好到期了,就索性关门了。”  由此看来,今年礼品制作、销售行业面临巨大挑战。挑战,也意味着机遇,新气象下,祝福并没有消失,而是变得简单、节俭了。登陆网络,利用微博、微信、电子邮件发送电子祝福,经济又实惠、礼轻情意重,成为市民的新选择。与此同时,礼品行业也积极行动起来,顺应形势,转策略、赢市场。  这个年关,大家轻松过  “年关难过”,不知从何时起,过年变得如同闯关一般复杂。购买礼物、走亲访友,似乎成为一项项必须完成的任务,而且礼物价格高低竟变相成为衡量友情深度的一把标尺。年关难过,难在送礼,奢侈之风、攀比之风下,礼物越卖越贵,畸形礼品市场肆意膨胀。但今年,随着刮起的清新节俭风,这个年关,咱们轻松过。  说到底,礼物终究是礼物,心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礼轻情意重”的古训下,人们恍然大悟,礼品的真正价值到底为何物。当消费者回归正常的消费心态,自然而然,畸形礼品市场得到遏制。而新风尚下,礼品市场没有消失、没有没落,大众礼品市场正在健康发展。  有些礼品的价值终究无法准确衡量,那是“礼”之所在、“情”之所深。忘记价格、唯念价值,才能挑选到一份称心的好礼物,表达你我心意。

导读:礼品行业目前从生产到销售都在经历痛苦的转型,一些明智的企业开始放弃高端的产品,转向市民追捧的养生类或者食品类礼品,同时将价格降低以亲民。  【中国礼品网讯】礼品行业目前从生产到销售都在经历痛苦的转型,一些明智的企业开始放弃高端的产品,转向市民追捧的养生类或者食品类礼品,同时将价格降低以亲民。  与中小印刷企业遭遇寒冬相比,每年销售总量达到800个亿的重庆礼品市场处境则更为尴尬。  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禁令之下,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现在整个行业已经将送礼列为敏感词,业务员到政府机关和大中型企业联系业务,每个人对‘礼品’两字都讳莫如深。”  新博雅是重庆成立时间长、规模大的专业礼品公司。销售员小刘介绍:“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于是,新博雅开始调整,减少高端公务礼品的比例,向中低端的商务市场倾斜,加大对日常家用礼品的开发销售力度,向社会大众靠近。  市内一藏品公司刘总介绍,纪念币曾经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比如金银制的熊猫纪念币,最高的一套售价1.9万元,因为具有收藏和增值功能,之前一直受到一些企业青睐。以前一个月可以出货10多万元,而现在每个月经营额不足一万元,市场剧烈萎缩。  市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常述为介绍,从全国来看,今年礼品行业都特别恼火,政府的公务消费基本被砍掉,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也所剩不多。受到影响严重的企业销售可能会下滑四成,经营最好的才可能与往年持平,整个礼品行业估计萎缩两到三成。  重庆目前上规模的礼品企业大概有300多家,按照往年的规模,礼品行业的销售总量在800个亿左右,今年估计会下滑到600亿左右。  常述为表示,礼品行业目前在经历痛苦的转型,一些明智的企业开始放弃高端的产品,转向市民追捧的养生类或者食品类礼品,同时将价格降低以亲民。  随着八项规定的深入执行,畸形的政策性消费市场将越来越艰难。企业能够做的,就是顺势而动,扭转目标客户,面向最广大的大众消费者。  “我们可能失去一条公务消费的小溪,但可能有一条更大的江出现在我们面前。”到那时,消费市场将重回理性,只要抓好这个日益庞大的大众市场,何愁不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呢?

相关文章